清晨的陽光照在卓超(化名)疲倦的笑臉上,這位廣東外貿企業的年輕老闆剛剛說服自己的一家日本客戶採用人民幣進行結算,隨著東京市場人民幣直兌業務的火熱開展,這早已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
  而此時此刻,在南洋獅城的萊佛士坊,衣冠楚楚的銀行客戶經理Roy正笑容可掬地接待一位來自中國的客人,在這個亞洲領先的資產管理中心,人們也早已對來自大洋彼岸的財富與客戶司空見慣。
  倘若我們將思維附著在金融的腳步上,就會驚喜地發現,在全球各地的金融重鎮里,正有不計其數的人民幣資產在輕快地流動著,先知先覺的中國企業正借力金融合作的創新在海外業務上奮力拓展,在資產併購上縱橫捭闔。
  從去年的《走讀國際金融中心》,到今年的《出海》系列,南方日報記者奔走於美國、英國、德國、日本、新加坡、孟加拉……從全球的各個角落帶回一個個真實的金融故事,帶回廣東未來海外金融合作燦爛盛放的願景。我們親眼見證了今天的廣東借助跨境金融合作,加速金融改革創新、助力轉型升級的努力,更親身感受到了新時期建設“海上金融絲綢之路”背景下各地加速與廣東合作的熱情。
  ●南方日報記者
  鐘嘯 黃倩蔚 陳若然 賈肖明
  借力本幣國際化 粵企出海再弄潮
  千載之前,南粵先民扎筏渡海,將唐宋銅錢帶至南洋。而在如今的海上絲綢之路上,伴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腳步不斷加快,粵商再度受惠於“融通四海”。
  背襯著惠州市的龐大廠區,TCL集團有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坦承,從沒想過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竟會發展得如此迅速,貨幣的杠桿輕輕撬動,企業走出去的腳步也越發輕快,“截止2013年底,全集團累計辦理跨境人民幣結算568億元,跨境人民幣結算量約占本外幣跨境結算總量的30%”。
  誠如廣東省副省長陳雲賢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專訪中所說,人民幣國際化如今業已成為廣東增強區域金融影響力的重大機遇。
  作為最早開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的地區,我省截至2014年3月末,累計辦理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4.44萬億元,占全國結算總量近三成,連續五年位居全國首位。同期,廣東省共2.58萬家企業和2465家銀行網點開展了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分別比上年末猛增1839家和111家,與境外189個國家和地區發生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往來,廣東儼然成為推動人民幣走出去的“急先鋒”。
  “融通四海”的夢想一步步照進現實,也為廣東企業走出去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波動突然加大,升值通道被打破,對美元貶值幅度已經超過3%,以這一數據來測算,對於廣東進出口企業而言,在2014年,高達300億美元的財富可能因匯率而再分配,人民幣跨境結算業務的開展有效地幫助了這些企業規避其中的風險。
  而這僅僅是一個開端。經常項目下人民幣計價結算只不過是人民幣國際化的第一步,接下來整個國際化的浪潮還將向資本項下投資等領域拓展,人民幣正逐步向著區域性儲備貨幣的方向努力,這對於實體經濟的幫助將更加巨大。
  2013年,廣發期貨通過其全資子公司廣發期貨香港公司收購了英國NCM期貨公司(以下簡稱NCM)100%的股權。這筆初步對價為3614.21萬美元的交易,成為中資背景期貨公司海外併購的“第一單”。
  “如果我們能在英國做好這塊業務,那麼國際化難題就迎刃而解了。”廣發期貨董事長趙桂萍面對記者的提問,給了一個簡單而有力的回答,在她看來,此次收購為廣發期貨踏入國際市場贏得了“通行證”,同時也為海外中國企業的業務開展增添了“護航艦”。
  隨著廣東金融強省建設步伐的提速,民間金融發展也進一步受惠於跨境金融合作。2013年11月13日上午9點半,隨著港交所一聲鑼響,中國首家登陸香港主板市場的擔保公司集成金融開始在港交所掛牌交易,開創了民營擔保公司赴香港主板上市的先河。
  沉浸在喜悅中的集成金融主席兼執行董事張鐵偉第一時間接受了南方日報記者的採訪,他表示,成為上市公司後,集成金融有望擺脫擔保企業信息不透明、資本金饑渴的頑疾,爭取到更多銀行機構的合作,進一步擴大業務範圍。這對於它所服務的千萬家企業,特別是致力於開拓海外市場的廣東企業來說,也同樣是一個大大的福音。
  各國頻伸橄欖枝 全球共譜金融夢
  同國內企業的“出海”熱情相比,海外各國挖掘中國市場的熱情也同樣高漲。
  “人民幣對日元直接交易的效果是非常明顯的。從直接交易量來看,到今年5月,人民幣兌日元的交易量達到6669億美元,交易量位居第二位。”身為“中日金融合作共識”主要推動者之一的露口洋介十分樂見人民幣在東京市場的活躍。這位日本信金中央金庫海外業務支援部的高級審議官表示,希望未來能在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之外,充分保證東京市場的渠道,這將極大提升日本企業對人民幣的使用率。
  不過,也許露口先生的想法要面臨不小的競爭。獅城新加坡早已看中了人民幣離岸市場的巨大潛力,並展開了強有力的“搶跑”。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新加坡已超越倫敦成為全球第二大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截至去年12月末,新加坡人民幣存款達到2000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以人民幣計價的貸款增長近25%,總額超過3000億元,而其中大部分來源於貿易融資。
  “當前中國政府正在加大力度促進人民幣國際化,實現資本賬戶可兌換,推動資本市場深入發展,在未來,我們之間在經濟和金融領域的融合將更為深入。”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助理局長梁新松看來,這僅僅是一個開始,“人民幣將在未來5—10年裡改變亞洲的金融格局。而在此期間,廣東的作用和地位不可忽視。因為在目前的跨境人民幣結算中,廣東結算額已占全國的1/3”。
  雖然日本與新加坡兩地在人民幣離岸市場上已具有極強的“先行優勢”,但其他各國也並不示弱,他們紛紛希望能從自身的優勢出發借道中國的細分市場,謀求合作。
  遠在歐洲的德國便是其中的一個例子。朴實無華的法蘭克福是毋庸置疑的歐洲國際金融中心,這顆歐洲的金融心臟對來自中國的深度共振有著深深的渴望。不少人都在採訪中表示,希望正積極扶持中小企業的中國方面能引入德國的小企業銀行經驗,同時為當地金融機構創造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
  “當前的中國特別是廣東需要擴大發展基礎,扶持中小企業的進步。這些企業往往處於轉型期,它們知道怎麼做生意,卻對很多東西一無所知。如果此時有銀行等機構願與它們合作,那就簡單得多。這些機構不僅會幫助其進行金融交易,還會通過建立完善的會計體系幫助企業尋覓到更好的機遇。”ACCESS Holding小額信貸協會創始人Bernd Bernd表示,在這一點上德國有著豐富的經驗可供借鑒,也有著許多機構能為中國提供幫助。
  與之相比,位於南亞的孟加拉因經濟落後,似乎難與其他各國競爭,但“窮人銀行家”尤努斯依然向記者表達了對中國特別是廣東市場的強烈嚮往。在他眼中,擁有著廣泛發展中地區的中國未來必然將成為普惠金融的熱土,廣東的粵東西北地區更是一塊極其優質的試驗田。他還特別建議廣東通過發展社會企業的方式積極扶持青年人創業,成為這一新型發展模式的引領者。
  尤努斯建議,廣東應立志成為全國甚至全球社會企業發展的中心,先從設立社會企業基金做起,扶持廣大年輕人為解決各種社會問題而創業。他表示,願無償地向廣東提供旗下各機構的經驗與技術。
  ■採訪手記
  跨境採訪牽線
  金融合作
  珠水浩蕩,浪濤千載迴響;南粵築夢,一朝再揚金帆。
  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流光溢彩,濃縮著廣東與東南亞人民和平交往、互利共贏的商業精神,更不乏伍秉鑒這類才智冠絕的商界巨子,在資本市場上書寫“神來之筆”。
  同過去較為單一的交流模式相比較,當下新時代海上金融絲綢之路的再探,實則跳脫了此前實體貨幣的窠臼,正向著更為豐富的金融合作方向發展,真正為廣大企業提供了越來越多的便利與機遇。人民幣此時“融通四海”的努力,遠勝過唐宋銅錢“四夷通用”的深度,將最終具備真正的區域性儲備貨幣功能。而我們也能夠清晰地看到,新時期建設“海上絲綢之路”的腳步正一點點提速,一步步深化。
  隨著廣東與各國經貿往來的日益密切,相應的資本合作不斷涌現,多地銀行互設機構推廣業務的情況屢見不鮮,而廣東的銀行、期貨,甚至小貸公司也都紛紛走出國門,激揚海外資本市場。這也充分說明瞭當下海上金融絲綢之路正成為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當中的一項重要內涵,各大金融機構正順應各類企業的擴張需求而加速出海腳步,而它們同時也成為中資企業在海外拓展業務的護航使者,金融業與實體經濟間的合作交相輝映。
  新時期的海上絲綢之路建設更加重視共贏與互動,特別是廣東開放經濟體的屬性日益清晰,不僅憑藉著毗鄰港澳的優勢不斷吸引兩地投資,更廣泛向周邊地區張開雙臂,歡迎著來自全球各地的合作。
  擁有著更豐富的內涵,擁抱著更廣泛的機遇,當下的海上金融絲綢之路建設可謂適逢千載未遇之大時代。此時此刻,身為橋頭堡與急先鋒的廣東又怎能錯失發展的良機呢?
  廣東省副省長陳雲賢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透露,下一步,廣東將通過建設粵港澳自貿園區,建立有利於投資和貿易便利化的總體金融制度安排,同時加強廣東在岸人民幣市場與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的互聯互動,打造重要的人民幣國際化樞紐。而按照國家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部署,廣東將進一步深化與東盟、非洲、歐美髮達國家的金融合作,加強對廣東企業和資本“走出去”的金融支持力度。
  廣東強勁的金融渦輪再次啟動,千年大港再現榮光。這一次,她承載著一個更加宏大的夢想,一個開放合作發現商機的金融夢,一個共贏互利的經濟夢,一個海上金融絲綢之路建設的盛世之夢。
  總策劃:張東明 王更輝
  總指揮:王垂林 孫愛群
  統 籌:郭亦樂 郎國華
  執 行:賈肖明 金強 張迪  (原標題:絲路揚帆鑄新夢 融通四海粵為先)
創作者介紹

油價

ye91yeep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